常州天保宏达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幻灯2 幻灯1
最新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传真:
邮箱: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政府债务的五个误解

文章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05-06

5月2日,布鲁金斯学会发布《关于政府债务的五个误解》文章,文章指出,近期美国预算赤字同比增长近40%,达到了二战以来相对于经济的最高水平。一些保守派人士对即将到来的债务危机发出了警告,而自由派经济学家却认为目前对债务危机的担心是多余的。文章指出,双方在这场讨论中事实上存在着五个误解。

尽管美国经济表现强劲,但由于2017年通过的减税方案和2018年通过的政府支出协议,近期美国预算赤字同比增长近40%。联邦政府债务——主要是过去赤字的累积——达到了二战以来相对于经济的最高水平。而目前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资金短缺势必将债务推升至前所未有的水平。因此,一些保守派人士对即将到来的债务危机发出了警告,而主要自由派经济学家却辩称,目前对债务危机的担心是多余的,当前在这个时候可以放心忽略赤字和债务。然而,在这场讨论中存在着五个误解。

误解1:如果债务是用一个国家本币发行的,那么它是无害的

2015年,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写道,“因为公共债务是我们自己欠自己的钱,它并不会直接让我们的经济变得更差,而且偿还债务也不会让我们变得更富有。”现代货币理论的著名倡导者斯蒂芬妮?凯尔顿表示:“我们应该把政府的支出视为自筹资金,因为它通过向经济中注入新资金来支付账单。”2011年,沃伦·巴菲特说,“只要我们继续用本币发行债券,美国就不会发生债务危机。”

然而,在芝加哥大学最近对知名经济学家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受访者均认为,以本币发行债务的国家同样有必要担心赤字问题。未来的债务将主要来自于收入增长乏力和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支出增加。其结果是,未来的国民储蓄(私人和公共部门储蓄的总和)将减少,并拖累未来的国民收入。这可能通过利率上升来实现,利率上升会抑制投资,从而降低生产和收入。或者,它也可以通过增加海外借款来实现,虽然这将使本国能够维持生产,但同时也会吸收越来越多的资源用于偿债。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和其他机构的估计显示,这些影响可能是巨大的。从政治上讲,持续的赤字和不断上升的长期债务加大了为新政策争取支持或应对下一场衰退、战争或紧急情况的难度。

误解2:低利率意味着债务无关紧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最近在向美国经济协会发表演讲时表示:“低利率发出的信号是,债务可能不仅不会带来巨大的财政成本,而且可能会限制福利成本”。在《外交事务》杂志中,杰森·弗曼和劳伦斯·H·萨默斯写道,低利率意味着“政策制定者应该重新考虑传统的财政方法,这种方法往往错误地限制了有价值的投资。”尽管这些杰出的经济学家一直谨慎地对自己的言论进行限定,但有时流行的讨论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低利率意味着赤字无关紧要。

低利率当然会让债务变得更容易接受,也会让危机场景看起来像是杞人忧天,但它们并不是万能药。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到2048年,联邦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从目前的78%左右升至150%以上,之后还将继续上升。预计净利息支出占GDP的比重将从1.8%左右升至6%以上,超过整个社会保障计划。

金融市场显示低利率将持续下去,但在过去也曾出现过错误。如果利率永远保持在低位,我们可以更多地借贷和消费,但如果我们积累了大量债务,然后利率上升,我们将面临重大问题。

误解3:我们应该平衡政府预算,还清债务

中间派和保守派的政客和专家不断地寻求一个平衡的联邦预算。前共和党籍犹他州参议员奥林·G·哈奇因为曾25次主导或参与与政府预算平衡目标相关的立法,被称为“平衡预算先生”。2018年,专栏作家乔治·威尔为《华盛顿邮报》撰写了一篇题为《美国需要平衡预算修正案》的专栏文章。

平衡预算似乎只是具有象征意义,但并非必要。因为旨在强制平衡预算的规定要求在困难时期削减开支或增税,从而使衰退更加严重和持续时间更长,而且这些规定可以通过会计花招加以操纵。几乎每个州都有平衡预算的规定,其中许多州未来面临的财政短缺主要集中在医疗和退休支出上,就像联邦政府一样。

一个更为极端的目标是还清全部债务。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说:“我们必须摆脱这19万亿美元的债务……我想我能做得很快。但还清所有债务毫无意义。正如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所解释的,债务可能是一件好事:它可以促进贸易、为国防融资、抵御衰退、为投资提供资金,并为投资者提供流动性和安全的资产。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让债务走上稳定和可持续的道路。这已经够难的了。

误解4:我们可以通过税收增长摆脱债务

特朗普政府最近的预算预计,由于税收增加,未来10年的平均年增长率为2.9%,到2029年债务占GDP的比重将降至71%,15年内实现预算平衡。

然而,这些数字似乎不可信。国会预算办公室、美联储和Blue Chip预测机构均预计,今年之后美国经济年增长率将在2%或以下,主要原因是劳动力扩张放缓。如果采用更现实的预测,特朗普政府的预算实际上会导致债务与GDP之比不断上升。更快的经济增长可能有助于降低债务,但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将生产率增长率提高三分之一(这是一个巨大的提升),在未来30年里,债务与GDP之比的增长速度只会放缓三分之一。

1981年,里根总统的减税和国防支出让美国走上了债务上升的道路,15年来,两党达成了许多预算协议,才扭转了这一局面。但现在债务与GDP之比是1981年的三倍,当前美国人口结构对美国相当不利: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进入劳动力市场并购买住房,但他们现在正在退休,这将增加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方面的支出。如果不改变政策,预算将无法避免不断上升的赤字和债务。

误解5:总有一个简单的办法解决债务

在2012年的总统竞选中,米特?罗姆尼暗示,他可以通过终止公共电视补贴来解决部分债务问题:“我喜欢公共广播服务。我爱大鸟……但我不会继续向中国借钱来购买这些东西。很多公众也有类似的感受。正如2013年一位选民对议员们说的那样,“取消那些对我没有影响的减税项目。”

任何降低债务的严肃计划都必须包括大幅增税或大幅削减支出。事实上,外国援助、政府工资等政客们经常谈论起的项目规模都很小,取消这些项目也不会有太大影响。而近70%的联邦开支用于社会保障、医疗保健、国防和债务利息这些领域。削减开支将不得不来自这些领域。然而我们不能单方面削减利息支付,因为这样会直接构成违约。

第二种看似无痛苦的方法是通过通胀消除债务。特朗普曾向顾问加里·科恩建议,美国应该“直接印钞票”来偿还债务。这当然会导致通货膨胀。但我们的大多数长期债务已经与通胀挂钩,比如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支出。通胀不会削减这些成本。

无痛苦解决方案的终极理念是,广泛减税可以增加收入。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在2017年表示:“这一税收计划不仅能收回成本,还能偿还债务。”但这一记录非常清楚地表明,广泛的减税——比如2017年通过的减税——会减少税收收入。(完)



Copyright © 常州天保宏达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http://www.4000281303.com ICP备案号: